頂點小說 > 與妖賈 >第77章 自傷
    陸秉謙踉蹌着到夏詩遠的房間時夏彥博正靠在牀尾的沙發上看書,牀邊的香爐上點着一根細長的竹立香,冒出的青煙直挺挺地向上飄,牀上的夏詩遠雙眼緊閉,早已沒了呼吸心跳。

    陸秉謙頭腦一片空白,困難地嚥下一口唾沫鼓起勇氣走向夏詩遠。

    夏彥博將書放下,目不轉睛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站在牀邊看着夏詩遠的眉眼,自從知道自己的身世後他怕連累到她便一直在逃避,偷偷躲在角落看她一切可還好。

    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再見面居然是這樣的情況。

    胡嬰沒有進門,站在門口看着這一切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深邃而懷念,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東西,只是她很快便從這種思緒裏回過神,笑着跟夏彥博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有什麼辦法能救她嗎?”陸秉謙的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裏帶了一點甕聲和迴音,“只要能救她,我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胡嬰笑道,“你現在什麼都不是,能做什麼?”

    陸秉謙只覺得一股憤怒與悲傷從心裏蔓延到四肢百骸,身體忽然震動一下彎下腰去,等他重新站立起來,剪得短短的頭髮已肉眼可見的速度長長,顏色也變成了白色,半隱藏在頭髮裏的耳朵變尖,上面也全是白色的絨毛。

    他妖化了。

    胡嬰不滿道,“別胡亂動用妖力,我這裏還有很多不能控制化形的小妖。”

&
章節報錯(免登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