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與妖賈 >第96章 紙老虎 明着算計
    夏言蹊站在耿雪飛的墳墓前,墳墓沒有墓碑,只是一個小小的土包。

    墳墓旁邊是夏顏月的小院子,混泥土的院子裏只有一張竹製的搖椅,上面已經沾了一層淺淺的灰。

    一陣腳步聲從樹林裏傳出來,不多時,夏顏月手上拿着兩束野花走過來。

    田坎路邊最常見的野花,小小的,橘黃色,細長的葉片,纖細的枝條,用狗尾巴草捆着。

    夏顏月將花束放在墳前,墳墓打理得很乾淨,想來是夏老爺子經常過來掃墓。

    “我媽是怎麼死的?”夏言蹊問道,“就在這裏,當着她的面,你總能告訴我吧?”

    夏顏月隨手撿起一片落葉叼在嘴裏,“你偷偷摸摸帶我來這裏就是爲了這個?”

    自從知道耿旭還活着之後,她的眼裏便有了光,夏言蹊也沒再見過她發脾氣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卑微地活着,去哪裏、做什麼事情、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……與其每天都活在惶惶之中,還不如努力爭取一下,我可以死,但是不能死得這麼窩囊。怎麼着也要意思意思反抗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聲音忽然高了八度,對着空中喊道,“胡娘子,對吧?”

    沒有人迴應,胡嬰的身影也沒有出現。

    夏顏月笑問:“你什麼時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隱隱約約的感覺吧。”夏言蹊半
章節報錯(免登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