頂點小說 > 與妖賈 >第97章 往事(一)
    “所以我媽也能用?那她是因此而死的嗎?”

    方纔嚼過的樹葉太過苦澀,夏顏月嚥下嘴裏的苦水,往樹林裏扔幾張符籙佈置了一個簡單的結界,轉頭看着夏言蹊。

    她知道接下來的話對夏言蹊有多殘忍,可是夏言蹊身上帶着耿家血脈,既然選擇的面對,再痛再苦都是她必須要承擔的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耿家女人全都是悲劇,這個悲劇當然也包括你的母親,以及她的母親。”

    養魂玉雖說佔了玉的名頭,實際上卻是一件器皿,一件裝有耿家逝去先人大部分靈力的靈器。

    五行八字天生成,命輕二兩骨重四兩,修行之人本就是與天爭命,耿家先祖便強行逆天改命,只要耿家女人懷孕顯肚,不管幾個月,都會選個最好的時辰將孩子誕生下來。

    夏顏月補充道:“說白了就是不在乎母子安危的剖腹產。”

    明明還沒有到冬天,夏言蹊卻覺得渾身發寒,她哆嗦着問:“我媽也是這樣死的嗎?”

    夏顏月閉上眼睛,只感覺頭有千斤重,她微不可見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夏言蹊只覺得腦子裏轟的一陣陣響,巨大的耳鳴聲鼓譟着她血脈裏奔騰的血液。

    她現在終於知道在緬國對着眉季養的那些小鬼,爲什麼原本不想多管閒事的夏顏月在聽到那些是胎兒後會改變主意。

    她看着夏顏月蠕動的嘴脣,說話聲不斷往她耳朵裏鑽。